Tour-NZ 紐西蘭

►Hyper Transmission in NZ 超傳波紐西蘭聲音藝術表演
Photos+Article by Lu Yi
王福瑞紐西蘭巡迴展演分別在紐西蘭4個城市,5個展演空間進行。分別為
1. 威林頓城,The Russian Frost Farmers Gallery
2. 基督城,The Physics Room Gallery
3. 威林頓城,SOUND CHECK in Association with Adam Art Gallery at Mighty Mighty
4. 奧克蘭市,Whammy Bar
5. 漢明頓城,Waikato Museum Te Whare Taonga o Waikato



第一場: 威林頓城,The Russian Frost Farmers Gallery
巡迴展演的初聲在紐西蘭北島威林頓城的The Russian Frost Farmers畫廊空間展開,畫廊空間不大開演前卻早就聚集了興奮期待的觀眾,當天的藝術家共有七組:分別是王福瑞、Antony Milton、Samin Son、UENAI團體、Erica Sklenars、Kurt Thomas Paul和Rowan Laing,從自製的蒸氣樂器裝置、人聲行動藝術表演及視覺投影樂團的表演項目多元共融,開啟在紐西蘭的第一場主秀。王福瑞以自製的指向性喇叭裝置瞬間凝聚了呼吸頻率,讓在場的觀眾被具方向性聲波啟動起自我經驗的聲像知覺,大鳴徹響,觀眾視覺上不僅觀看到機械翻轉的喇叭影像,聽覺上更是被無數的獨特聲音所包護擁抱,聲音的處理細膩且強壯,也代表著一種自我來到新國度面對新觀眾的嘗試。

表演受到觀眾強烈喜愛與歡迎,結束後許多聆聽者對此表達出一種被新的聆聽方式所洗禮,以往的聲音是不存在方向性與生命感,但王福瑞的聲音卻驚艷了所有在場的耳朵,聲音的流動被力度顯化出來,除了呼應了聽者的唯心感知,也為台灣的聲音藝術劃破了舊局勢的帷幕。空間的負責人在表演後兩度前來表達致謝,感謝王福瑞和其他藝術家的表演為此巡迴演出開啟了新的局面;有一位台籍紐西蘭定居的藝文女士也表示:「可以欣賞到超水準的表演在紐西蘭實屬不易。」




第二場: 基督城,The Physics Room Gallery
巡迴展演第二場的地點位於紐西蘭南島第一大城:基督城,前年不幸遭受地震迫害的基督城,許多建築正以緩慢的腳步逐漸修復,使得基督城內帶點幽幽空零的寂寞感,當天的藝術家共有五組: 王福瑞、舞者Zahra Killeen-Chance、Samin Son、Loneskum、UENAI團體。王福瑞的表演為重要壓軸,主要為音頻作品「聲點」搭配著聲音表演,「聲點」作品是由數百個喇叭經由晶片運算產生不同的音頻裝置,表演時是藉由每一單位的點狀聲音所形成遞嬗分明的聲音層次,蔓延隨機的聲音無實體地透過空氣的振動,同時單位上LED燈透出熠熠星采光量,呢喃細穗著與聽眾展開無限對話。

因為地震後的嚴肅哀傷,一段靜默後,王福瑞的聲音帶著濃郁的神秘哀傷感開始引領每個觀眾內心的沉澱,許多人坐臥在「聲點」作品下,靜靜地凝視著裝置所發出星采光和細碎呢喃節奏,也聽似身在深林中靜修的有機連結,表演的聲音與第一場不同,彷彿是安眠前親人的細語安撫,莊嚴且低沉,也是王福瑞對地震後的基督城一股哀傷的祈禱。值得一提的是,聲音表演完還有許多觀眾沉靜在當下,久久視線沒有離開「聲點」,或可以在表情上感受到他們陷入了某個回憶的思考,或還留在表演的意境中,也讓這次的演出,在某種層面上洗滌了地震悲傷的內心傷痛,成為一種宣洩式的心靈媒介。



第三場: 威林頓城,SOUND CHECK in Association with Adam Art Gallery at Mighty Mighty
巡迴展演第三場表演再度回到北島威林頓城,不同的是,場地為當地一個頗富盛名的酒吧空間名Mighty Mighty,場地氣氛為熱鬧且豐富有情感,當天主要表演各為台灣和紐西蘭重量級的聲音藝術家王福瑞和Greg Malcolm兩位,由Greg Malcolm的吉他裝置炯炯開場,其後是王福瑞的聲音表演。Greg Malcolm是紐西蘭當地資深實驗音樂家,他利用自製改裝的吉他搭配特殊的裝配發聲器具進行表演,旋律輕快且鼓動圓韻,反映出紐西蘭式的自在歸屬感。王福瑞的聲音表演以噪動複雜的抑揚頓挫聲音,搭配變動幻化的視覺投影震撼全場,帶領全場氣氛情緒高昂且激動熱鬧。

表演精準地結束在一種危險的和諧中,也帶領觀眾的情緒達到夜晚的最高點。表演後許多觀眾上前詢問與表達喜愛的熱情不斷,也詢問未來表演的時間,希望可以在帶更多的朋友來欣賞。觀眾表示這次表演搭配著視覺投影來呈現另一種氛圍,而聲音具複雜的抑揚頓挫,聚會與流動感圍繞,完美密合著大片黑白跳動的雜訊投影,給他們產生一股巨大有力的力量涵度,帶領進入一股競勁的場域,極奏著他們的聽覺,也因為場地空間是夜晚的酒吧,更需要豐盈的力量密度來撞擊感官聽覺。「White Fungus」雜誌的主辦人由衷高興的表示這場表演極為成功,給Mighty Mighty場地創新的表演的廣度與新能量的呈現。



第四場: 奧克蘭市,Whammy Bar
巡迴展演第四場表演是紐西蘭的首都奧克蘭市中心的一處Bar表演會所名Whammy Bar,當天晚上表演的藝術家還有紐西蘭資深實驗音樂家Campbell Kneale、舞者Zahra Killeen-Chance、Samin Son及UENAI團體。這個場地具有燈光昏暗的特色,讓聽者可以不受視覺的干擾來做聆聽音樂的享受,王福瑞在這場表演運用比前一場更真實更擴大的聲音來控制注意力,讓觀眾閉上眼睛,好好專注享受表演中的滾滾聲浪,現場大型喇叭的震撼力十足,整個空間隨著震撼跳動,有如置身急流包圍的強大聲波起落,或者置身瀕臨懸崖的高張深淵,這場表演很震撼人耳,許多人當下是無意識的,聽完後才回復自我思緒,像是經歷一次次的小死亡狀態又獲新生。

Whammy Bar這個場地很特別,是屬於光線微弱的空間,視覺在這個空間不容易發揮。原本人的意識可以是很表象的層面,但因為現場昏暗,意識就容易跳脫時間與現實感,進入藝術家所精心準備的幻術,王福瑞這場的聲音表演猶如一個精神指向的媒介,像個不斷流動水流竄流在黑暗的群眾,沖洗出意識中最純粹的部分,讓觀眾體現一種很原始自我的精神狀態。表演後除了觀眾強力熱愛,Bar的主人也大力稱讚道:「這是超級難得的一場灼熱洗禮,也挑戰了我多年來不曾被震撼到的耳朵!」



(照片因求呈現效果佳故以黑白攝影)
第五場: 漢明頓城,Waikato Museum Te Whare Taonga o Waikato
最後一場巡迴展演是在紐西蘭北島漢明頓城,一個富有毛利原住民文化的藝術博物館Waikato Museum Te Whare Taonga o Waikato表演空間舉行,場地設置有假草皮可以讓觀眾躺臥欣賞,空間有一面牆的空間有玻璃的鏡面反射,這場表演搭配著音頻作品「聲點」演出,王福瑞讓聲點的光與夜空的星光互相呼應,欣賞的觀眾除了透過大量光點的明、暗感知,也被表演中的精粹的聲音感動,重新思考「聲音」組織與構成的原質。巡迴展演的最後一場鑿鑿為最精湛的演出,許多當地人士對台灣聲音藝術的評價優異,也為王福瑞帶來「未來之聲」的高度評價。接連前四場不同場地空間的挑戰與考驗,不僅讓許多紐西蘭的觀眾開闊視聽覺的世界,也增添了雙方許多聲音藝術視野的深入認識。
在最終場王福瑞的聲音表演帶來「未來之聲」的高度評價,空間負責人表示從未看過這樣的聲音表演與音頻裝置,因為場地左面有銜接外面的星空的窗戶,表演因而進入了另一種情境塑造,把空間感推置無限,觀眾一邊品味,一邊散坐在草地窗邊欣賞,王福瑞的聲音打破了原有的藩籬,讓欣賞者有如漫步深夜的廣大星空,聆聽陶醉在溫柔輕快的細碎呢喃,吐納在一個自在、悠閒、流連忘返的時態中。

表演最終場觀眾的情緒反應並非單一,有些人表示就像進行一場森林浴洗禮,全身舒爽暢快,有些人表示熱血沸騰,身體充滿興奮愉快的正面能量,有些人表示進入超驗的意識流動狀態,有許多不曾出現的奇妙感覺,打開了他們的感官視野。

DM of Fujui Wang/Design:Yi Lu
Elevating the invisible void with a silent glow, Hyper Transmission is a synthesis of surrounding soundscape and visual contemplation performed by Taiwanese sound art pioneer Fujui Wang. Through kinetic hypersonic speakers, tight audio beams travel through the ears of the audience like lasers refracting in-between several mirrors. All random noise sound waves are captured in real time and magnified as static images in front of the eyes of the audience.
一道光亮在無形的空白間聲起,《超傳波》是由台灣聲音先驅藝術家王福瑞,融合環繞音景和沉思冥想的精采表演,王福瑞運用動力旋轉指向喇叭,振顫的聲響像光束般在無數的鏡面折射來回穿越觀眾的耳朵,而所有無數的亂數音波如放大瞬間的視覺暫留呈震現在觀眾面前。(中文 by Lu 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