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Interview

螢幕快照 2017-04-18 下午2.03.32
盧藝訪談:
行政與創作雙軌的聲響發現之路(洪瑞薇(訪談/整理) – 2017.03.16)
Her Double-tracked Journey of Acoustic Discovery as Arts Administrator and Artist(HUNG, Jui-wei (Interview/Text) – 2017.03.16)
中文Chinese:
http://www.flyglobal.tw/zh/article-476
英文English:
http://www.flyglobal.tw/en/article-476

盧藝為「響相工作室」成員及聲音藝術家。盧藝與王福瑞從2011年以工作室之名,以實驗性的聲響進行表演與相關計畫,持續探索各種聲音可能性,2017於DigiLog聲響實驗室舉辦五週年雙人展。盧藝除了與福瑞共同經營工作室外,也與法國設計師Sébastien Labrunie創作「Sondes」,混合不同文化底蘊,以手工自製電子樂器和即時互動視覺,探索更廣的聲藝音景。
Lu Yi is a member and sound artist of Soundwatch Studio. Since 2011, under the name of the studio, Lu Yi and Wang Fujui have been performing with experimental sounds and engaged in related projects, continuously seeking new acoustic possibilities. A joint exhibition celebrating the studio’s fifth anniversary has been scheduled for 2017 and will be held at DigiLog. Apart from running the studio with Wang, Lu has created Sondes with French visual artist Sébastien Labrunie. Their works showcase a fine mix of cultural sophistications performed with home-made electronic instruments and real-time interactive visuals to explore a broad repertoire of sound arts.

————————————–

數位時代雜誌
採訪提問:Hao-Yuan Weng 浩原

1. 簡短的介紹一下自己?
​我是盧藝。以前是流浪代課教師,現在主職是與台灣聲音藝術教父王福瑞,共同經營一個與聲響有關的工作室『Soundwatch Studio』,同時也是聲音藝術家,從2011年來工作室以實驗性的聲響進行表演與執行相關聲藝計畫,持續探索各種聽覺/聲音可能性。除了工作室的行政事務與專案執行外,​我​也同時記錄王福瑞在台灣聲音藝術上相關文字與影音。除了與立賢基金會持續合作偏鄉聲音與繪畫​的​教學計畫活動外,近幾年也與法國視覺藝術家Sébastien Labrunie合組聲藝表演團體『Sondes』,嘗試新媒體的現場聲音藝術表演。

2. 為何走向「數位」相關的藝術領域?
這要倒回到五年前,自己當時想走一條想像之外的人生路,簡單來說就是不想再當流浪教師,想跟家人證明有能力轉行,自身擁有的能力​,​也就只有自學的視覺設計與大學​師院​的背景,​那時也對新媒體/聲音藝術的想法很有限,只停留在欣賞的階段,​當​時想到唯一方法是,以接案的方式一邊工作賺錢,一邊跟著福瑞學習,兼差在繪畫教室、設計公司、藝術文字特約記者和台北當代藝術館​,​漸漸地幾年下來,整個狀態讓我有更接近聲音藝術的機會。

3. 可以舉1、2個作品作品為例,是在形式上、表現上、還是靈感發想上,跟「數位、科學」有什麼樣的關聯?

作品『光音』
​因為身處環境影響,對同時​擁有​視覺與聽覺的作品有強烈的喜愛,也很希望可以自製出​類似的​樂器,在一次出差旅行看到類似真空管的燈泡,​我​思考是否可以用此來作聲藝表演的​樂器,就製作出光音。原本單純呈現視覺的燈泡,可以轉換成聽覺發聲的表演樂器,在表現上​我​希望以理性科學方式製作,但​​轉換​後​可以在聲藝表演​中展現​具有溫度與感性的作品。

(​結構與表現與​科學​的關係​)​
​光音由​主要由​燈與亮度調變器構成,在聲藝表演中,再用電磁波麥克風與蜂鳴片,收音燈絲搖晃撞擊內壁的聲音,聽者可聽到放大後的細微玻璃敲擊聲,以及平時聽不見的電磁波。視覺上觀者也看到發熱發光的燈絲快速跳動後,所產生的視覺暫留。​​

作品『時電聲態』​:時間v.s光v.s聲音​
開始學習聲音藝術之後,發現聲音與時間的關係,有不同於視覺藝術欣賞的方式,舉例來說,用眼幾秒鐘就可欣賞或​掃視​一幅畫作的大小/深淺/顏色/布局…,但要欣賞聲音卻需要有相對應的時間聽完一曲,在科學​角度​,聲音傳播需要空氣震動當介質,傳播發生也需要​對應​時間,聲音與時間的關係是​對我來說是有趣的。在感官裡"聆聽"這個知覺,聲音在建構上被時間​跟著​聯動,彼此的關係讓我思考創作出一個很直覺的表現形式,讓無形的時間以時鐘指針方式,控制光的強弱來驅動每一組設定好的聲噪。

(​結構與科學的關係​)​
​時電聲態​​共有12​組​喇叭​與電路​,其​每組​是由atari punk console修改而來的,atari punk console是一個簡易的 DIY noisemaker circuit,有555 timer IC或556 timer IC積體電路晶片(此晶片常用於計時器、脈衝產生器和震盪電路)​ ​,晶片使其發出low-fi噪音。加上光敏電阻,光強時聲音變弱,反之光微弱時聲音漸強​​,作品的構成需要相對的電子電路知識來製作與測試​。​​但有趣的是​每組聲音也因為由人為手工焊接​的變因​,雖然是同一組電路也具​細微​不同的聲噪​​。​

4. 在創作和展覽的過程裡頭,觀眾對於這類型的藝術類型或是表現形式,抱持著怎樣的想法呢?

好奇心。聲音藝術表演中,觀眾會抱著比傳統音樂表演較強烈的好奇心,一些在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東西​,可以經由創作者的思考轉換,變成另一種形式/表現/概念都不同的​呈現​狀態。

5. 可以分享一個最有印象的「數位/科學/生物」類型展覽?
台北當代藝術館的『河口洋一郎的衍化論』,由日本人稱CG教父的河口洋一郎來台展出最大作品量的展,河口在1975年開始學習程式撰寫,提出著名的​『​成長模型​』​(Growth Model),放入寫好的程式,讓圖形依據演化原理自行成長,在電腦上跑出宛如會進化的人工生命​動畫​。數位科技發展中,當35年前左右電腦還在跑黑白Dos指令,河口就創作出具高水準的CG彩色動畫,也同時在1982年siggraph大會上受到注目以及被Pixar關注重視,河口作品也都​帶​有科學上的黃金比例、對數螺旋、碎型與流體力學的程式元素,讓觀者不只單純欣賞​藝術家​感性的​想像創作​​外​,更可以思考由程式理性操控具人工智慧的數位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