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 Lu x Soundart

IMG_0300

藝術家教師

你聽過或是見過藝術家教師嗎?藝術家教師究竟是教師,還是藝術家?在回答這個問題前,也許可以透過閱讀下面一段文字,再進行思考。

藝術家教師在英語可以譯作“Teaching Artist”或是“Artist-Teacher”藝術家教師的定義因應社會日新月異不斷改變,美國藝術教育文獻對於使用“Artist-Teacher”可以追溯至1950年代,當時對於形容藝術家教師有著不同的看法。一方教育者爭論藝術家的創作本質,對於成為藝術老師是不可或缺的(McCracken,1959);另一方則描述“Artist-Teacher”只是一個膚淺的詞彙,不但會使教學注意力分散,亦和一個專業藝術家毫無關係(Lanier,1959)。

換句話說,藝術家因為無法成為傑出藝術家,才退而求其次的進行教學工作嗎?盧藝的故事,或許可以為這個想法提供一些新的詮釋。

Demolition Eve02

p7

走入聲音藝術

因為出身教育世家,理所當然地唸了師院、修了教程和拿到教檢,獲得教師資格後,卻對一直流浪代課生涯的未來感到困惑,來回代課流浪幾回合後,在人生進入而立之年時,毅然決然轉換身份投入一個全新的領域,「不想再為世俗的框架和社會的期待而活,教師證對於不走教職而言只如同是一張廢紙,如果不當老師到底還可以挑戰什麼?」這是盧藝掛在嘴上的一句話。2011年因緣際會下走進了另外一個世界,將及腰的長髮剪下,換上全黑的工作服,走在台灣聲音藝術教父王福瑞老師身邊,從行政、設計、記錄、作品助手開始走上未知的藝術家道路。

Digilog_Sound_Objects4

電畫態2

重回教學現場

從一次的福瑞助教經驗學到關於Atari punk console的電路知識,盧藝開始有了一些想像,能不能在工作忙碌之餘,動手做一些讓自己覺得有趣的東西,或許也是內心老師的經驗引領,她利用同樣的電路原理,加上不同電容、光敏電阻與壓克力鏡面外殼,做出了像是教具般的噪音小樂器。

2013年底王福瑞在當代館展出個展’’超傳波’’,展覽要搭配一個藝術家工作坊,盧藝自告奮勇代替上場,她說:「當時聽到有這個機會眼睛都亮了,有機會上場用老本行跟大家解釋什麼是聲音藝術,因為很多人對”聲音藝術”感到陌生又好奇,以為藝術品只要有聲音就算是了。所以提案希望把很受歡迎的簡易合成器Atari punk console電路(簡稱APC)*註一,以半成品電路板方式與DIY組裝與相關聲藝作品欣賞,呈現在’’超傳波’’展的工作坊中。」
APC-dm

p6

盧藝的工作坊開始有了來自其他單位的邀請,結合以前的教育經驗,後學的新媒知識,盧藝接了一場又一場的工作坊。也開啟了與立賢基金會的偏鄉教育合作計畫,在兩年內跑了28間的偏鄉小學,使用APC變化版本*註二,進行聲音畫畫的體驗。盧藝說:「進到偏鄉國小,聲音藝術這東西是音樂還是藝術還是什麼,詮釋和解說都會是掛在隻身來校的我身上,畢竟國小相關領域比較沒機會碰觸到這些,但又不能講得太枯燥太學術,以免孩子內心對聲音藝術覺得難又無聊的負面印象,所以我準備了一顆電漿球,用電磁波麥克風收音,可以摸著電又聽到電的聲音,來開啟很酷的課程起頭,另外搭配遊戲、繪畫和笑話一邊進行課程,希望可以讓他們覺得聲音藝術是個超好玩的主題,也是一種不同的音樂或藝術欣賞方式。」
Sound art for elementary school kids05

Sound art for elementary school kids04

另一種聲音藝術

「很多聲音藝術家都以現場表演和展覽作品的方式居多,得到的關注通常會比較即時,也會比較有當藝術家的成就感。當然聲音藝術的表現方式很多元,我選擇用教育呈現我的想法,當然帶很重的喇叭設備和教具,連續上一樣的內容但需要保持新鮮有趣,忙完福瑞工作隔天就緊接著搭車到偏鄉上課,上完課又回到忙碌的助手工作,對我也是個體力考驗,但就這麼次次累積下來,也變成一股力量……」

緣份讓盧藝放下了教師身份,卻也繞了一圈,用她自己的方式再一次回到教學現場,當代藝術館、街大歡囍、科學教育館、台中勤美誠品和高雄衛武營等…都可以看見感染到聲藝魅力,因而相繼邀約所開設的工作坊,一年一年,從未間斷。更重要的是,盧藝將大眾所不熟悉的聲音藝術推得更廣,用一套畫畫與聲音的小樂器。經過不斷地推廣,盧藝得到的資源和認同也越多,經由好友謝華玥的攝影與來自義大利主修人類學的胡子哥協同參與,加上原是同事的沈怡君,三人運用各自不同背景與專長,跟著盧藝一同進入偏鄉,記錄和推廣聲音藝術。

RuiTian01

Sound art for elementary school kids01

「教學就像表演,觀眾反應都會反饋到自己。」經過琢磨,盧藝將自身教育背景與新媒體藝術共構,將理論、實作、玩耍三者結合,透過立賢基金會的支持,盧藝轉化在大學校內的課程,在偏遠地區的教室裡才感受得到,並不是當初身為教師的身份因而在教學現場中如魚得水,而是以藝術家教師的身份,透過自創教案與教學實踐,深入了解感受不一樣身份的自己,同時與孩子們共同成長。

回過頭來看,Association of Teaching Art 將“Teaching Artist”一詞定義為:一名實務專業的藝術家,具有技能與教育者的知覺,他們吸引人們學習有關藝術、在藝術中學習,與透過藝術學習。盧藝所做的一切,不正是如此嗎?沒有人能夠知道未來的道路是否永遠順暢,倘若願意給自己短暫的人生一個機會,也許,可以試著相信心之所向,重新感受到自己的溫度。

(文獻整理自: G. James Daichendt,2010)

IMG_5082-s

*註一:APC:Atari punk console是一個網路熱門的手工電子合成器電路,原始設計來自美國科學家Forrest Mims的所發表的’’stepped tone generator’’電路,幾年後這套電路首次以修改過的版本(line level輸出)發表在’’caustic machines’’網站,名稱為Atari punk console,也因為聲音類似Atari 2600 家用電玩主機,所以為Atari,punk是龐克,龐克風格都見有DIY的影子,所以使用 punk代表DIY的精神。而console有控制台的意思。該核心電路IC使用號碼555或556的晶片,晶片產生方波型的聲音震盪,發出具電玩主機的lo-fi音效,另外有兩個可變電阻可以調變出聲音變化,而網路上有許多教學影片,可以經由自學完成屬於自己的版本。

*註二:APC變化版本:盧藝使用556作為她所有教具的IC晶片,搭配透明喇叭,自製的鉛筆來替代電路中其一個可變電阻,加上換成自己實驗過選擇的電容,在紙上鉛筆所畫出的不同距離和深淺產生不同電阻值,透過皮膚的膚電反應,此樂器教具讓孩子可以一邊畫畫一邊玩聲音。

文章/沈怡君
攝影/謝華玥
影片/胡子哥,謝華玥

English version is coming soon